美的

5年营业成本暴增252%涨价能否让牛栏山走出毛利率连降的困境? 界

发布日期:2022-04-26 23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两年内四次调价,其中自年初至今,牛栏山已发布两则涨价公告,涉及多款产品。尽管在公告中牛栏山指出,涨价的原因在于对抗成本上涨,但拨开表象不难发现,毛利率逐年降低或成其提价的根本目的。

  从2015年到2020年,5年间,牛栏山营业成本暴增251.5%、毛利率暴跌22.9%。

  3月底,牛栏山酒厂顺鑫农业发布《关于公司部分白酒产品价格调整的公告》称,鉴于原材料、运输等成本均有不同幅度的增长,导致生产成本大幅增加,经公司研究决定,在原价格基础上根据不同的质量等级,以净含量500ml为核算单位,清香型白酒:上调3元至15元;浓香型白酒:上调10元至15元。本次价格调整计划于2022年5月1日起执行。

  针对涨价具体产品以及细节信息,界面记者以电话、邮件等多种方式采访顺鑫农业董秘办以及牛栏山相关负责人,但截至发稿前,未获得回复。

  自1月1日起,以500ml标准,42度百年牛栏山白酒(福牛)上调20元/瓶,42.6度百年牛栏山白酒(禧牛)上调30元/瓶,42.9度百年牛栏山白酒(国牛)上调50元/瓶。上次涨价以牛栏山酒厂中高端产品为主,而本次涨价的主要是低端产品。

  此外,牛栏山还曾分别在2020年、2021年进行价格调整,其中涉及牛栏山上调三牛、百年红等7大系列产品价格。

  近日,界面记者针对牛栏山部分产品进行市场走访时发现,作为牛栏山光瓶酒大单品牛栏山陈酿终端价格也不断提升。其中,42度牛栏山陈酿售价在17元/瓶;52度牛栏山陈酿售价在26元/瓶。

  对此,业内人士指出,牛栏山低端产品收入占整体总营收近五成的比例,提价也是为了进一步冲抵部分成本,维持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。另外,近年来低端酒市场不断萎缩,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,牛栏山也不得不选择顺应发展趋势。

  而对于牛栏山来说,除需面对人工劳动力与交通运输的成本外,还不得不面临因将实施的白酒新国标带来的“隐形成本”。

  2021年《GB/T 15109-2021白酒工业术语》《GB/T 17204-2021饮料酒术语和分类》两项国家标准发布,将白酒定义为“以粮谷为主要原料,以大曲、小曲、麸曲、酶制剂及酵母等为糖化发酵剂,经蒸煮、糖化、发酵、蒸馏、陈酿、勾调而成的蒸馏酒”。根据相关规定,以粮谷为原料,经过固态或液态发酵,无添加剂的统一划为白酒;以非粮谷为原料,或者添加食品添加剂的,划为配制酒。

  事实上,顺鑫农业大单品牛栏山陈酿(白牛二)原料包含水、高粱、液态法白酒、食用香精的成分,尚不合规。

  对此,业内人士指出,顺鑫农业涨价主要在于原材料的成本及人力等企业管理成本的增加;牛栏山酒的销售量比较大,有70万吨计14亿瓶之多,必须要对成本进行精细化的管理,否则企业的亏损面也会很大。

  无论是两年四连跳,还是成本陡然提升,一系列问题的源头都直指牛栏山酒厂吊车尾的毛利率。

 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,有13家公司在2014-2018年的平均毛利率处于60%-80%之间,还有三家公司五年间平均毛利率处于50%-60%之间,贵州茅台五年间的平均毛利率甚至达到91%。相比较而言,牛栏山的平均毛利率处于行业最末位。

  其中,以2019年为例,牛栏山在以49.63%的毛利率创造百亿大军阵营之时,却与其他白酒酒企越来越远。而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,2019年国内白酒的平均毛利率为76.86%。

  身处行业,牛栏山毛利率呈现“吊车尾”显现,单从企业自身出发,白酒毛利率也呈现逐年下降。界面记者整理资料发现,牛栏山2015年白酒业务毛利率达62.12%,2016年达到巅峰值62.59%,但此后便出现四连降的窘境,2017年-2020年,牛栏山毛利率分别为54.86%、49.63%、48.08%、39.22%。

  对此,朱丹蓬向界面记者指出,“牛栏山本来定位就是比较大众化的,所以它的毛利率偏低其实跟这个品类有关,跟它的定位有关。这也导致其毛利率与其它白酒无法比拟,相差较大。”

  当低端人设早已渗透牛栏山产品线,通过提高产品价格也较难挽回产品结构畸形带来的诸多问题。

  “目前牛栏山主要以低端产品为主,如果未来没有往‘塔腰’和‘塔尖’产品去延伸,仍以‘塔基’产品、‘塔基’渠道以及‘塔基’市场为主的话,牛栏山便会进入瓶颈期。”对此,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界面记者指出。